首頁>熱點 > 正文

“清鳳”侵權“清風” 法院判賠100萬元

來源:杭州網 | 2019-07-17 07:17:47
  沖著清風這個品牌買的生活紙品,結果買回家卻發現是清鳳紙品,一不留神就上當,這讓消費者頗感鬧心。清鳳仿冒清風,傍大牌的后果很嚴重,涉及知識產權侵權,侵權企業及股東被判賠100萬元。    7月16日,...

  沖著“清風”這個品牌買的生活紙品,結果買回家卻發現是“清鳳”紙品,一不留神就上當,這讓消費者頗感鬧心。“清鳳”仿冒“清風”,“傍大牌”的后果很嚴重,涉及知識產權侵權,侵權企業及股東被判賠100萬元。

  

 

  7月16日,杭州鐵路運輸法院在線宣判了這起涉“清風”品牌系列生活用紙的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一審判決杭州富陽某紙業公司及股東陳某,停止侵權某紙業集團有限公司的“清風”品牌商標權,并共同賠償該紙業集團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共100萬元,全額支持原告賠償訴請。

  原告某紙業集團有限公司訴稱,被告富陽某公司在生產、銷售的紙品上使用相同的“清風”商標及與原告相應產品高度近似甚至相同的包裝、裝潢,已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應賠償原告經濟損失。被告陳某作為富陽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與總經理,兼任財務負責人、公司聯絡員,侵權主觀惡意明顯,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早在2012年11月28日、2015年5月8日、2017年9月22日、2019年2月28日,被告富陽某公司分別因生產銷售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紙品被給予行政處罰。原告訴請要求被告富陽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停止擅自使用與原告有一定影響的“清風”牌紙巾包裝、裝潢相同或近似標識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二被告連帶支付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賠償金以及原告維權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100萬元;訴訟費用由二被告承擔。

  富陽某公司成立于2008年,為陳某夫婦及其女兒作為股東的家庭型小企業。二被告共同答辯稱,此前先后四次被給予行政處罰,其中后兩次行政處罰所涉主要品牌并非“清鳳”,在2012年被工商部門查處后,僅在有客戶要求時才會生產“清鳳”紙巾,但生產量小,由小超市到公司批發銷售。2017年底因廠房拆遷已停止生產經營,且不可能再次侵權。陳某作為富陽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非公司實際控制人,不應承擔連帶責任。原告就2012年及2015年的行政處罰事實主張侵權責任已超過訴訟時效。

  法院經審理認定,上述商標尚屬保護期限內,其有權提起本案訴訟。“清風”牌紙品在我國國內已具有較高的市場知名度,被告富陽某公司生產、銷售的紙品使用的標識,與原告涉案商標構成近似,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被訴侵權產品與原告的產品存在特定的聯系,形成混淆,其涉案行為應認定為不正當競爭行為。故綜合考慮涉案商標的知名度、富陽某公司的經營規模、侵權行為的性質、主觀過錯程度、原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確定賠償數額,故法院作出如上判決。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北京大興500多畝土地被荒廢長達20年引村民不滿
下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