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地方 > 正文

四川暴雨已致8人遇難多人失聯 為何災情來勢洶洶?

來源:北京青年報 | 2019-08-22 09:06:57
受強降雨影響,8月20日凌晨,四川阿壩汶川、理縣等多地不同程度發生山體滑坡、泥石流等災害,造成房屋受浸、群眾受災。截至8月21日晚,災害共造成阿壩州8人遇難(汶川1名政府專職消防隊員遇難、水磨鎮遇難2人、三...

受強降雨影響,8月20日凌晨,四川阿壩汶川、理縣等多地不同程度發生山體滑坡、泥石流等災害,造成房屋受浸、群眾受災。

截至8月21日晚,災害共造成阿壩州8人遇難(汶川1名政府專職消防隊員遇難、水磨鎮遇難2人、三江鎮遇難4人、綿虒鎮草坡片區遇難1人),

26人失聯(臥龍特別行政區失聯9人、汶川縣三江鎮失聯6人、綿虒鎮失聯4人、銀杏鄉境內太平驛電站失聯2人、綿虒鎮草坡片區塘房電站失聯2人、水磨鎮失聯3人),6人受傷(其中3人重傷)。

親歷

三棟房子兩棟被淹游客被困

8月19日至20日,四川省阿壩州部分地區遭受暴雨襲擊,其中,汶川縣10個鄉鎮、理縣5個鄉鎮和臥龍特別行政區2個鄉鎮受災。

8月21日下午,暴雨災情親歷者家屬杜艷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山洪泥石流爆發時她父親正在阿壩州三江鎮草坪村避暑。杜艷說:“這一段時間成都特別熱,我們一家8月19日才從巴郎山避暑回來,我爸爸還想去三江鎮草坪村再待幾天,在石磨鎮分手后,他一個人去了三江。”

杜艷介紹稱,其父親在村里長租了一間房,“張家院有三棟房子,我爸住的那棟全是租客,有六七十人左右,”張艷說,“聽說三江爆發泥石流的消息后,我給爸爸打了很多通電話,但都聯系不上。”

21日中午,杜艷父親和家里取得了聯系,“張家院里有三棟房子,其中兩棟被淹了,僥幸的是,我爸爸租住的那棟沒事。”

杜艷告訴北青報記者,事發后,其父親曾試圖前往三江鎮了解災情,“可路都斷了,院子周圍全是水,我爸就被困在屋子里了。好在房子里儲備了食物和水,挨到救援人員到來。”

杜艷說,其父親拍攝的照片顯示,當地道路發生了塌陷,樹干倒在路邊,“路很險,車技不熟練完全不敢開”。

因泥石流,當地被困的游客不少。據汶川縣委宣傳部21日消息,截至8月21日2時,汶川全縣總計需轉移游客47200余人,經再次核實,已累計轉移游客40830人,剩余6370人待轉移(其中,三江鎮待轉移6200人,分別安置在學校和農家樂等安全地點;臥龍鎮與耿達鎮共計已轉移6830余人,余170人待轉移,目前已妥善安置在安全地點)。

細節

直升機轉運被困孕婦到成都

受暴雨影響,臥龍特別行政區耿達鎮有96位村民和游客被困,8人失聯。據了解,道路被毀,人員只能通過捆綁繩索懸掛攀巖進出。

面對“孤島”形勢,四川省應急管理廳協調多支力量參與救援,其中包括第77集團軍某陸航旅、金匯通航四川分公司和四川駝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等,派出直升機運送物資,轉運傷員。

21日上午,北青報記者從金匯通航四川分公司了解到,20日16時50分,“小橘俠”AW-119直升機攜帶部分救援藥物起飛前往災區進行救援。參與救援的機組人員表示,災區隨處可見洪水和泥石流,“‘小橘俠’落地后將攜帶的部分藥物交予當地救援人員,隨后,又攜帶當地救援人員隨機前往失聯村落進行空中巡查。”

返回災區救援點后,當地救援人員發現一名已懷孕7個月的孕婦游客需直升機轉移至成都,“小橘俠”再次起飛,18時55分安全返回成都。

據四川省消防總隊消息,21日8時,指揮部派出消防指戰員在當地向導的帶領下,徒步翻越山嶺前往營救,并協調金匯通航協助轉移疏散人員。在被困點,消防救援人員在附近約兩公里處一廢棄沙場開辟直升機起降點,經過5個多小時的翻山攀爬和護送,將包含兩名重傷員在內的70名游客安全營救到直升機臨時起降點。經過4批次轉移,成功將1名重傷員和9名群眾轉移到耿達鎮安全點。

與此同時,21日中午,四川省應急管理廳協調77集團軍某陸航旅兩架運輸直升機前往臥龍特區耿達鎮轉移受困群眾。四川駝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則在災情發生后,成立災區應急救援小組,出動兩架BELL407GXP救援型直升機前往受災地區進行人員轉運和物資運送任務。

救援

救援人員后山找路營救游客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災情發生后,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快速響應,第一時間投入搶險救援。截至21日12時,由總隊全勤指揮部、應急通信保障分隊、成都支隊、綿陽支隊、資陽支隊、阿壩支隊組成的增援力量共29車110人3沖鋒舟已抵達災害事故現場,共轉移疏散群眾660余人,營救被困群眾18人,搜尋遇難者遺體1具。

在耿達鎮,由總隊、成都支隊、綿陽支隊組成的救援力量與被困的70名人員匯合(16名游客、54名村民,其中2名本地村民重傷)。在三江鎮,由總隊、成都支隊、綿陽支隊組成的救援力量,分成2個點協助當地政府開展游客疏散轉運工作。

其中,8月21日6時50分,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前方指揮部接到群眾求助,三江客棧內有兩名游客不聽勸阻,執意返回房間內休息,由于連日河水沖擊房屋,導致受損嚴重,對人員生命安全造成極大的威脅,加之一夜暴雨導致河水水位再次上漲,游客被困房間內,急需緊急救援。綿陽市消防救援支隊前突小組一行7人,攜帶救援裝備迅速前往救援,經偵察發現通往被困游客所在房間的道路全部被沖毀,救援人員通過當地老鄉帶路從被困者房間后面的山上下去,成功將兩名被困群眾營救至三江鎮政府安置點安置。

此外,汶川縣克枯鄉雜谷腦村發生泥石流,中斷道路和河道,形成小型堰塞湖,造成30戶居民受災。四川森林消防總隊(訓練尖子集訓隊)立即啟動搶險救援應急機制。救援中,前指研判災情后分兩路進行群眾轉移疏散:一組15人由汶馬高速至泥石流北側搜救被困人員,二組18人由汶川方向搶險和轉移疏散群眾。截至21日12時,共轉移疏散群眾160余人。

分析

為何汶川的災情

“來勢洶洶”

據四川阿壩州委宣傳部援引當地媒體消息,統計顯示,8月20日零時至7時,汶川全縣累計降雨量并沒有達到氣象學的大暴雨級別。那么,此次汶川為何會受災?

四川省水利廳總工程師梁軍認為,這是累積效應的結果,“一次強降雨不會受災這么重”。四川省防指統計,今年入汛以來,川西北一帶降雨始終偏多。7月主汛期以來,盆地西部和川西高原降雨普遍偏多五成以上。而地處川西北高原與川西盆地交界處的汶川,境內分布著漩口——映秀的“映漩暴雨區”,降雨也超過多年同期。“累計降雨量這么大,導致當地的山體、土壤被反復浸泡,反復暴曬,很容易出現災害。”專家提醒道。

相關專家還分析,無論是“5·12”汶川特大地震還是“8·8”九寨溝地震,汶川都是受影響最大的區域之一。“地震對于山體所造成的破壞與影響是長時間的。”專家介紹,根據全球各地經驗來看,一旦發生高烈度地震,山體的“治療”都需要持續十年甚至數十年乃至更久。而在徹底“痊愈”之前,一遇到強降雨或者相對較大的地表徑流,就容易導致泥石流、塌方等地質災害。換言之,迭遭強地震影響后,汶川的山體明顯沒有過去那么“剛強”了。

此外,專家分析,本次汶川多處涉河建筑物受損嚴重,背后的“推手”之一,則是汶川境內河道行洪能力減弱。梁軍介紹,上游山體破碎帶來的江水泥沙含量劇增,導致汶川境內河床不同程度抬升。而在河床抬升后,河道下泄速度、過水容量都不同程度打折。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香港豬肉“貴上了天” 一斤豬肉破百港元
下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