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地方 > 正文

成昆線上的生死一瞬:石頭在身后追著跑 差點被埋

來源:澎湃新聞 | 2019-08-19 08:58:43
那一塊要是(塌)下來,哪里攔得住?話音剛落,何耀手指的一塊山體塌了下來。頃刻間,他同17名正在排險作業的工友被埋在碎石之下。8月14日,成昆鐵路甘洛段突發高位巖體崩塌。8月17日,從這次垮塌事故中僥幸逃生的中...

“那一塊要是(塌)下來,哪里攔得住?”話音剛落,何耀手指的一塊山體塌了下來。頃刻間,他同17名正在排險作業的工友被埋在碎石之下。

8月14日,成昆鐵路甘洛段突發高位巖體崩塌。8月17日,從這次垮塌事故中僥幸逃生的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公司西昌工電段(下稱“西昌工電段”)職工陳坤告訴澎湃新聞,逃命時,他只聽見轟隆隆的巨響,石頭在后面追著他們跑,有人瞬間被吞噬。

同陳坤在一處排險作業的西昌工電段防洪主管工程師何耀和楊銘、鐵路農民工盧秀村、楊玉恩等17人當場失蹤。

據成昆鐵路“8.14”山體邊坡垮塌搶險救援指揮部8月17日消息,截至17日17時,搜救人員已在塌方現場搜尋出4具疑似失蹤人員遺體,目前,搜尋工作仍在繼續。

  8月17日,崩塌搜救事故現場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攝

  8月17日,崩塌搜救事故現場 

逃生:石頭在身后追著人跑

“周圍都是青山綠水,誰知道一下就崩塌下來了。”8月17日,成昆鐵路山體垮塌幸存者陳坤對澎湃新聞說,垮塌來得毫無征兆,“一切都在瞬間發生。”

成昆鐵路“8.14”山體邊坡垮塌地點,位于四川涼山州甘洛縣埃岱二號隧道出口處。事故發生前,因受到強降雨影響,泥石流災害頻發,導致鐵路沿線區段多次發生水災至線路中斷。

陳坤等人是橋隧工,主要負責鐵路橋梁、涵洞、隧道保養清理、安全維護等工作。8月14日是個晴天,清晨6點,陳坤和工友們就上線,開始清理成昆鐵路埃岱二號隧道口的泥沙。

8點,搶險人員、機器到位。他和工程師何耀、楊銘及數十名鐵路農民工都在隧道出口處清淤,到中午12點,清淤基本完成,眾人準備清理完再回去吃午飯。陳坤說,作業地點是泥石流溝,但當天天氣好,沒想到會出現險情。

12點40分左右,一輛上行列車通過,他覺得頭有點暈,抬頭一看,前面的山體似乎在動,頓時感覺情況不妙,喊了一聲:“快跑!”他和楊銘等人拔腿就往涵洞方向(成都)跑去,有部分人則跑向了另一方。

他說,只聽到轟隆隆的聲響,明顯感覺到石在身后追著他們跑。陳坤一口氣跑40多米才停下來,回頭看時,發現鐵路已被山體巨石掩埋,防護網被打得不知去向,而身后跟他一起跑的楊銘已不見了蹤影。

陳坤說,事發前,工電段防洪工程師何耀等人距他只有七八米遠。另一名成功逃生的同事劉建華說,坍塌發生前,何耀正在跟他們說安裝防護網(攔飛石)的事,他手指著前面的山體說:“你看,那一塊要是(塌)下來,哪里攔得住?”

劉建華順著他手指的風向望去,感覺山在動,他下意識喊了一聲:“快跑!”轉身就往昆明方向跑去,但何耀卻向反方向去跑去,他聽到何耀當時催促挖掘機司機:“快跑!”

當劉建華停下來,轉過身去,眼前一片亂石和漫天沙塵,不見一人。陳坤說,如果不去叫挖掘機司機,何耀也能逃出來。

澎湃新聞記者16日抵達垮塌現場時,看到一臺被打爛的挖掘機在對面河道里,大半個機身被掩埋。

 坍塌現場被砸壞的一輛攪拌車

 坍塌現場被砸壞的一輛攪拌車

搜尋:“一定要把老公帶回去”

據央視新聞報道,此次成昆線巖體崩塌17名失蹤人員中,有3人來自中鐵十局,2人來自成都鐵路局西昌工電段,12人來自眉山市瑞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瑞祥公司”)。澎湃新聞注意到,瑞祥建筑公司這12名工人,均是來自樂山、峨邊等地的農民工。

8月18日,澎湃新聞在甘洛縣見到瑞祥建筑公司工人袁亮平,由于幾位工友、同鄉都在這次塌方時失蹤了,他的情緒很不好,失蹤人員中有一位是他的親老表。他說,當天他因感冒沒有上工,一直在工棚里休息,才僥幸揀回一條命。

事發時,他先聽到聲響,接著就有人喊“那邊出事了”,他穿上衣服就往隧道口跑,10多分鐘后趕到現場,看到排線作業的隧道口已被垮塌的山石掩埋,周圍很多人望著隧道口發呆,但他在人群中沒有找到工友,“我老表他們呢?”問了好多人,都說沒有看見,袁亮平覺得:“糟了,人肯定沒了。”

事發后,最先抵達現場的是消防救援隊,接著是公安、武警和醫療救護車。山體垮塌仍在繼續,救援陷入困境。公安、武警在現場拉起警戒線,并對周邊人員進行疏散。

袁亮平一時間將事故消息告訴老表家里,并通知了其他失蹤同鄉的家屬,許多失蹤人員親屬當晚連夜趕到,袁亮平隨他們一起被安置到甘洛縣賓館等待消息。

8月17日,澎湃新聞在甘洛縣一家賓館里見到了失蹤人員楊永強的妻子,她說,自己是在楊勇強工友發來微信時知道丈夫出事的,當時他的電話已無法接通。當晚,她和其他幾位失蹤人員家屬趕往甘洛,第二天凌晨五點就趕到塌方現場。看到碎石堆的那一刻,她預感,老公已無生還可能了。回到鐵路部門安排的賓館里,她靜靜地等待消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一定要把老公帶回去。”

楊永強今年48歲,兩個兒子都已成年,在外地打工。很多次,妻子都勸他換個工作,但楊永強還是堅持來,他說,兩個兒子都還沒有成家,用錢的地方還很多。

 連續暴雨襲擊,泥石流摧毀了埃岱村的一處電廠

 連續暴雨襲擊,泥石流摧毀了埃岱村的一處電廠

“筑路禁區”上的鐵道線

8月16日,澎湃新聞記者趕赴四川甘洛成昆鐵路垮塌現場,汽車從漢源瀑布溝進入甘洛縣,崩塌的山體就隨處可見,泥石流沖毀了田地、公路邊滿是落石,有的民房被房頂、墻體被巨石擊穿,已無法居住。當地村民表示,前些年雖然也有滑坡現象,但遠沒有今年這樣來的兇猛、頻繁。

在距離坍塌現場20公里外,沿河修建的道路被一側崩塌的山體掩埋,旁邊幾兩大卡車被堵在路邊無法前行,只有線運送搶險工人的機車不時經過。

一名參與搶險的機車司機告訴澎湃新聞,8月14日,他駛載著100多名搶險工人的機車,從埃岱二號隧道出口過去10多分鐘,山就垮了。由于當地通訊中斷,他行駛到漢源站才知道出事了。該名司機稱,類似的坍塌險情年年有,時常有,他已經習慣了。

他說,由于成昆線特殊的地質結構,每年汛期總是險情不斷,但此次災情是他從1991年參加工作到現在見到最為慘重的一次。

成都鐵路局提供的資料顯示,7月25日至8月15日,短短21天,甘洛縣新市壩鎮巖潤村測量站累計降雨量到達303毫米,而甘洛縣多年平均降雨量不過880毫米。暴雨導致成昆鐵路甘洛段發生多次發生泥石流、山體滑坡,成昆鐵路三度中斷行車。

公開資料顯示,成昆鐵路穿過四川盆地、盆周山地、橫斷山系、云貴高原,沿線不良地質現象種類繁多,滑坡、崩塌、泥石流等災害頻發,地質災害隱患點位分布之高,世界罕見。沿線山高坡陡、水深流急,地質構造極為復雜,是全國自然災害最嚴重的山區鐵路之一,而甘洛段地形也極易形成滑坡泥石流。

同時,鐵路跨越涼山,橫穿南北徑向構造帶和南北向地震帶,全線有500多公里位于地震烈度7到9度的地震區,其中8到9度的有200多公里。成都鐵路也因此被稱為“筑路禁區”上的鐵道線。

澎湃新聞從成都鐵路局獲悉,自1958年18萬鐵道兵開進西南大山開始修筑,到1970年成昆鐵路全線竣工通車,共2100多名烈士為此獻出了生命。

 8月16日,成昆線涼紅站工人搶險回來

 8月16日,成昆線涼紅站工人搶險回來

有人離開,有人堅守

袁亮平已經在成昆線上干了6年,這一回,他下定決心,“回家,換一個事情干!”

據袁亮平介紹,工友們到鐵路上干活,大多是通過老鄉、熟人朋友相互介紹,或跟著老板(包工頭)來的,150元錢一天,都是年底結算,一年下來,能掙到兩三萬元。

他說,這份工作平時不忙,但一到汛期,滑坡、泥石流就多了,各種險情不斷,經常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為了防止石頭垮塌、或飛石危及鐵路安全,他們另一任務就是安裝鐵路沿線的防護網,“蜘蛛人一樣,依靠幾根安全繩吊在懸崖上安裝鐵絲網,處理懸石。”

袁亮平說,他老婆早勸他不要干了,他也停過一段時間,到青島去做過電焊工,但家里老母親病了,他就又回來了。事故發生后,熟悉的工友都沒了,他說,要徹底離開這里,不想再回來。

成都鐵路局西昌供電段一位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介紹,眉山市瑞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與鐵路部門簽訂的外包勞務合同,袁亮平同失蹤的12名工人都屬于該公司工人。

與袁亮平等人不同,陳坤的命運將一直與成昆線連在一起。作為“鐵二代”,陳坤父親是成昆線老一代工人,就連陳坤的名字都是“成昆”的諧音。

事發次日,陳坤立馬回到救援現場開始工作。他說,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那些失蹤的工友們。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浙江金華推行農業“標準地”制度
下一篇:最后一頁